健康中国战略中渐趋升级的体育攻坚战

中国青年报讯(记者 慈鑫)夏日的北京,直到晚上8点左右,一天的酷热才稍稍散去。此时,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朝阳公园、工人体育场、工人体育馆等主要的市民健身场地明显热闹起...


  中国青年报讯(记者 慈鑫)夏日的北京,直到晚上8点左右,一天的酷热才稍稍散去。此时,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朝阳公园、工人体育场、工人体育馆等主要的市民健身场地明显热闹起来,跑步的、健走的、跳广场舞的人群不断壮大,构成了一道充满活力的都市风景。

  身边健身人群的增加,是中国人过去几年最明显的感受之一,大概每个人的朋友圈里都不缺少热衷跑步、健身和拿此晒照的友人。

  很多运动爱好者的科学健身知识相对不足,学校体育仍是软肋,政府部门在推动全民健身方面还要步子迈得再大一些“健康中国”战略在实施中还有一系列攻坚战要面对。

  近日,国务院印发《国务院关于实施健康中国行动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具体给健康中国的行动提出了明确任务。

  《意见》指出,人民健康是民族昌盛和国家富强的重要标志,预防是最经济最有效的健康策略。强化政府、社会、个人责任,加快推动卫生健康工作理念,服务方式从以治病为中心转变为以人民健康为中心,建立健全健康教育体系,普及健康知识,引导群众建立正确健康观,加强早期干预,形成有利于健康的生活方式、生态环境和社会环境,延长健康寿命,为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健康、建设健康中国奠定坚实基础。

  《意见》提出,到2022年,我国健康促进政策体系基本建立,全民健康素养水平稳步提高,健康生活方式加快推广。到2030年,全民健康素养水平大幅提升,健康生活方式基本普及,居民主要健康影响因素得到有效控制,因重大慢性病导致的过早死亡率明显降低,人均健康预期寿命得到较大提高,居民主要健康指标水平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健康公平基本实现。

  进入新世纪以来,我国的卫生费用快速增加,过去因经济条件落后、居民营养状况不佳引发的疾病发病率在降低,但是因现代生活方式和营养过剩引发的疾病发病率,却在增加。以癌症为例,我国的胃癌、食管癌和肝癌等发病率逐年下降,而结直肠癌、肺癌、乳腺癌等则逐渐上升。

  根据《2016年我国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16年,我国卫生总费用约4.6万元,占GDP百分比为6.2%。

  国家体育总局群体司司长郎维近日表示,世界卫生组织研究数据表明,影响健康60%以上的因素是行为和生活方式,体育运动是健康生活方式的重要内容,体育锻炼可以促进人的身体健康,提高生命质量,减少医疗开支,是实现全民健康最积极、最有效,也是最经济的手段。

  在《意见》明确提出的3个方面共15个专项行动中,就有两项直接与体育相关,包括:到2022和2030这两个时间节点,城乡居民达到国民体质测定标准合格以上的人数比例分别不低于90.86%和92.17%,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比例达到37%及以上和40%及以上;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达标优良率分别达到50%及以上和60%及以上,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力争每年降低0.5个百分点以上,新发近视率明显下降。

  按照国家体育总局2016年发布的数据,中国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口比例从2007年的28.2%增加到了2014年的33.9%,7年增加了5.7个百分点。从数字看,中国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比例到2022和2030年分别达到37%及以上和40%及以上,并非难事,但是大众对科学锻炼的知识普遍较为欠缺。

  例如,近几年随着马拉松热,从跑者的膝盖损伤到运动猝死的事件都屡有发生,业内人士表示,此类伤害事件的发生多与跑者未充分了解科学运动的知识有关。

  国家体育总局运动医学研究所主任医师厉彦虎,近日在“健康中国行动”之全民健身行动有关情况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运动是有科学性的,要遵循生命的基本规律,包括解剖学、生理学、病理学。健身者要按照这些基本规律运动,不是随意的运动。

  厉彦虎认为,现在人们对大众健身运动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是盲目运动、过量运动;还有一种是运动无用论。盲目运动的健身爱好者以为怎么动都行,登楼梯、爬山,在家里做俯卧撑,觉得都是运动。还有现在出现的马拉松热、沙漠之旅热、微信运动热,每天有人走7000步,有人走1万步,还有人走3万步,甚至还有每天走10万步的,通过朋友圈晒出去,觉得量越大越好,就以为运动了肯定有好处。实际完全不是这样的,运动需要适度。“运动中,比如我们的骨骼,关节里面有白色的软骨,这个软骨里面没有血管的,通过运动把里面的废物给挤压出去,还有椎间盘。就是人不动的时候它是挤压状态、是疲劳状态,人动起来之后它就充满活力。微观来讲,运动不但对软骨、对内脏都有好处,包括咱们呼吸的时候,通过隔肌,推动胃肠的蠕动,促进代谢。所以,不动的时候,这些功能会减退。适度的运动,有助于身体的每个环节”。

  厉彦虎表示,过度运动以后,比如说跑步,到处乱蹦乱跳,会损伤软骨,还可能损伤韧带、损伤肌肉。所以运动过度论、不足论都是有害的,一定要适度运动,这样才能对身体各个部位都有促进作用。

  按照《意见》要求,中国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比例到2022和2030年分别达到37%及以上和40%及以上,我国的中小学生因为都是要求每天锻炼1小时以上,都是计入经常参加体育锻炼人口的,但是南京理工大学动商研究中心主任王宗平教授却提出了一个疑问。

  王宗平表示,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口是指每周有3次或以上,每次有30分钟或以上,中等以上运动强度的人口。如果按照这个要求来看,我们有很多中小学生是不能被统计进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口的。2018年7月教育部发布的《中国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报告》显示,全国仍有44.3%的学校没有开齐体育课。根据这份“报告”,全国将近一半的学校连开齐体育课和依照规定举办体育活动都无法做到,这些学生也就几乎失去了参加体育运动的最主要的机会。

  近两年,王宗平还调查过大中学校男生测试引体向上的情况。在某些学校,一半的男生连一个标准的引体向上都做不了。

  按照《意见》的要求,到2022年和2030年,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的优良率分别达到50%及以上60%及以上。优良率是指体质测试得分在80分以上的比例。王宗平表示,对比现在的学生体质状况,要想让全国学生的体质健康优良率达到50%以上,是非常不容易的。比如,男生1000米、女生800米长跑和男生的引体向上,就会刷掉一大批人。王宗平介绍,从他所了解的一些高校的学生体质健康测试结果看,合格率大体上在百分之七八十左右,并且要考虑到数据的水分,毕竟这是学校自测的。有些学校合格率只有百分之三四十,这也不让人奇怪。从优秀率(90分以上)来说,几乎所有的学校,优良率的百分比都是个位数,良好率(80分以上)通常没有统计。估算来看,最乐观的预计,全国学生整体的优良率大体在百分之三四十,如果到2022年要达到50%的目标,那还需要做很多的努力。

  王宗平表示,学生近视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用眼过度。而户外运动是让眼睛放松的最好方式。

  对于《意见》里对学生体质和降低近视率的要求,王宗平认为并不难做到,但首先要做到一减一增,学生的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只有先减学生的课业负担,才能保证学生有时间参加体育运动,同时,要开齐体育课,并且体育课要让学生能参加具有一定强度的运动,只有这样,学生体质状况才能真正好转。

  作为一家主要面向学校体育的体育器材装备企业都佰城集团能够感受到学校体育近几年的发展变化,都佰城集团董事长林凡秋告诉记者,近4年来,面向学校的体育器材装备的年销售增长率都在50%以上,并且,依照教育主管部门的要求,学校使用的体育器材装备的性能也在提升,比如从去年开始,塑胶跑道新国标GB36246-2018就开始在全国60多万所学校强制执行。

  不过,面向大众健身领域的体育器材装备销售增长势头似乎更快,林凡秋表示,过去几年,都佰城面向大众健身的体育器材装备年销售增幅都在100%以上,2017年更是达到200%。相比之下,学校体育器材装备的增速似乎有些慢,这主要还是因为学校体育器材装备的采购主要是教育部门统一进行,而大众体育器材装备的销售渠道更多一些。相信随着学校体育工作的不断推进,学校体育器材装备的销售量也会迎来爆发期。

  长期以来,推动中国全民健身事业开展的一大瓶颈就是体育场地不足,但根据郎维的介绍,近年来,国内体育场地建设的力度已经非常大。

  截至2017年年底,我国体育场地已超过195.7万个,人均体育场地面积达到1.66平方米。郎维表示,目前我国人均体育场地面积和2014年相比,增加了0.2平方米。从全国体育场地新增的总面积来说,相当于2.8亿平方米。如果以11人制的标准足球场作为衡量的标准,全国新增的体育场地面积大约相当于近4万个标准足球场。郎维表示,这仅仅是指体育设施面积,不包括一般的绿地和公园。所以,从2014年到现在,国家在增加老百姓的体育场地方面还是取得了很大的成效。预计到2022和2030年,全国人均体育场地面积分别达到1.9平方米及以上和2.3平方米以上。

  但是因为国内60%以上的体育场地是掌握在教育系统的各级学校里。对于学校体育场地开放这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依然面临着较多的改进阻碍。

  郎维表示,因为我们场馆本来就少,和发达国家比,我们人均场馆设施面积是落后的。所以,我们尽量提高使用效率,来满足广大人民群众健身的需求。

  郎维介绍,我们在推动学校体育场地设施开放的过程中,各地区执行情况不一样,国家体育总局也开了一些现场会,有的地区的执行力度达到了百分之百,有的地区达到了70%、80%,有的地区可能要低一些。这里面存在几种情况:一是产权问题;二是场地设施管理权限问题;三是涉及到安全风险问题。有的学校考虑到人员不够、管理难度加大,运营成本加大,安全风险防范等问题就不太愿意开放场地。在这些方面,一是要政府主导,二是各部门协同,三是全社会共同参与,共同努力来促进场馆的有效利用。

  在国内有些地区,已经总结了一套比较好的学校体育场地开放办法。包括学校场地单独建设兼顾学校和社区使用,为学校体育场地的开放建立专门的管理团队等。

  从学校体育场地开放来说,对学生群体的影响更为关键。王宗平表示,学生缺乏体育锻炼,也与放学之后无法继续留在学校使用学校体育场地有关。我国目前社会公共的体育场地偏少,商业性的体育场地价格通常较高,很难让学生利用。只有学校体育场地是最适合学生的。即便学校体育场地无法做到向社会开放,也至少应该向学生开放。

  从2017年开始,一种综合性的全民体育中心在上海出现,这是由上海市体育局主动联系相关企业,针对市民的运动、健康需求定制的一种新型全民体育中心。上海尚体体育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海龙向记者介绍,这种全民体育中心的面积在1000至2000平方米之间,涵盖了面向老年人、残疾人、中青年人、儿童等不同人群的不同功能区,提供体育运动、健康医疗等不同服务。但核心理念是为市民提供的不只是运动健身,更有运动干预,将全民健身与全民健康相融合。

  例如,面向老年人的服务,就包括针对“三高”人群的运动指导,王海龙表示:“三高人群都知道要多运动,但究竟怎么运动,很多人就不清楚了。我们提供的除了运动场地设施之外,很重要的一块就是运动咨询,让老百姓真正能够科学运动,起到预防一些疾病的作用。”

  目前,王海龙所在的尚体体育已经承接了上海市6座这种新型全民健身中心的建设和运营任务,并且还承接了另外7座单独面向老年人的健康促进中心。

  这些由政府投资和提供运营补贴的全民健身中心,以免费或低廉的价格向市民开放,市民得到了实惠、有效的体育健身服务,运营的企业则能获得微利,也有一定的积极性。但更重要的是,体现了政府部门推动全民健身的思路转变,“更加注重全民健身的实效,而不只是增加了多少场地、添置了多少器材”。

  不过,像上海这样已经把全民健身工作与健康中国战略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地方政府部门依然是少数。王海龙发现,在国内其他地区推进上海新型全民健身中心的落地,难度还非常大。这可能与当地的经济条件有关,但更重要的,应该还是与政府部门对全民健身和健康中国是否有更深刻的理解有关。

  把全民健身工作上升到健康中国战略的一部分,既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需求,更是全社会对体育真正价值的一次再认识。著名体育学者易剑东表示,“健康中国”的国家行动追求的不仅是国民的寿命增加几年,而是精进、勇毅的国民生命活力与精神伟力,而这,必然离不开体育的锻造。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