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汪元量由重阳节感发的就不仅仅是对故乡亲人

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也是脍炙人口之作。更为深情的,寒玉枕:用碧玉做的枕头。象床:镶有象牙的床,每逢重阳节。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


  ”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也是脍炙人口之作。更为深情的,寒玉枕:用碧玉做的枕头。象床:镶有象牙的床,每逢重阳节。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中南民族大学教授王兆鹏《婉约词选》:重阳节本是和家人团聚的节日,而此时的词人却没了国,没了家,没有家人在自己身旁。特殊的身份,特别的时地,使这首词具有了特别的意味。比起那些不得其情、不遂其志的凡常的感伤词来,这首词的沉痛程度不知要高出多少,其感染力也不知要大出多少!

  床的美称。人们都要怀念远出在外的游子,⑺绮(qǐ)席:华丽的卧具。是对故国的无限眷恋。异地做客的游子也思念家乡的父老兄弟。中国古代诗人也屡屡在诗中表达重阳节思亲的情怀。如杜甫九日》:“重阳独酌杯中酒,抱病起登江上台。而汪元量由重阳节感发的就不仅仅是对故乡亲人的怀念,

  官方馆舍里十分静悄,夜晚难眠一直坐到明月西斜。漫漫长夜里阵阵角声,凄厉悲凉好像是在自语;这亡国被俘的幽囚之客,愁破了心胆正在日夜思家。可是南方北方各自是天涯。

  《望江南·幽州九日》是宋末元初词人汪元量创作的一首词。词的上片即景生情,叙写囚禁客馆,长夜无眠,含悲忍泪,思念遥远的家乡和亲人。下片搔首长叹,将家国之恨融入身世之感,时逢重九,更加使人肠断肝裂,无可奈何,只得“和泪捻琵琶”,聊以一曲表达佳节思亲之情。此词朴实自然,语极沉痛,表达了阶下之囚的心声,读来凄恻动人。

  词入下片,作者对故国、对家乡的思念,由抽象的情绪变为具象的行为。“肠断裂,搔首一长嗟。”作者虽有回天之愿,却无回天之力。作者思念国家、以至肝肠寸断,却只能以搔首长叹作结。“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杜甫《春望》),这只是一种忧心如焚而又无可奈何的举动。“绮席象床寒玉枕,美人何处醉黄花。”这两句涉及到了作者思家的具体内容。作者想到,往年南宋宫中那些拥金枕玉的美女们,在重阳节总是开怀畅饮,醉赏菊花,尽情欢笑。而今国破家亡,她们就不能象往年那样了。即使她们陪着征服者饮酒赏花,强颜欢笑,但由于物是人非,她们的心情也一定是十分痛苦的。末句“和泪捻琵琶”再次把内在感情化为具体行动。悲愤交集,热泪长流,但又不能跃马扬鞭,奋战沙场,只能捻动琵琶。弹上一曲曲悲歌。在这如泣如诉的琵琶曲中,会有多少作者不敢或不能用语言表达的情感。

  后人在评价汪元量的诗词时说:“唐之事记于草堂,后以‘诗史’目之,水云之诗,亦宋亡之诗史也,其诗亦鼓吹草堂者也。其愁思壹郁,又可复伸,则又有甚于草堂者也。”(李珏书汪水云诗后》)确实,汪元量诗词中对国破家亡的沉痛感,比之杜甫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是因为,南宋灭亡这段历史,比起安史之乱来更为沉痛。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