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氏名门:涿郡蠡吾赵广汉家族

赵亡后,秦始皇把赵王迁流放到房陵(今湖北房县),他在房陵终日郁郁寡欢。西汉时,赵王迁的后裔自房陵迁居涿郡蠡吾,当时蠡吾属于河间,所以,涿郡赵氏又被称为河间赵氏。到西...


  赵亡后,秦始皇把赵王迁流放到房陵(今湖北房县),他在房陵终日郁郁寡欢。西汉时,赵王迁的后裔自房陵迁居涿郡蠡吾,当时蠡吾属于河间,所以,涿郡赵氏又被称为河间赵氏。到西汉时,涿郡蠡吾的赵氏家族逐渐发展起来,汉宣帝时的名臣、京兆尹赵广汉就出自涿郡赵氏。后来,因赵广汉曾任颍川(今河南禹县)太守,故其后人有一部分迁居颍川,衍生出颍川赵氏家族。到唐朝时,颍川的赵氏家族发展迅速,成为当时人口众多、分布极广的大族,到宋朝时,宗室皇族为显家族历史悠久、尊贵,都自称为赵广汉之后。

  汉代涿郡蠡吾赵氏家族极负盛名的代表人物是赵广汉(前67),字予都。年轻时当过郡吏、州的从事,才识敏捷,并以廉洁奉公、礼贤下士出名。后来被举荐为茂财,担任管理市场物价的平准令。经过考核,又做了阳翟县令。后来,由于他治理地方卓有成效而进一步升迁为京辅都尉,代理京兆尹。赵广汉任京兆尹时,严格执法,不畏强权,除恶扬善,有力地维护了当时京畿之地的社会安定,从而取得世人的一致称赞,故当时人都称他为赵京兆。

  赵广汉在任京兆尹时,吏治严厉,不畏强权是相当出名的。公元前74年,汉昭帝驾崩后,协助监造昭帝陵的是来自新丰的京兆掾杜建,此人平素为人强悍,这时就指使宾客非法牟取暴利。得知此事的赵广汉,就对杜建加以规劝,但是,杜建根本就不听从,于是,赵广汉就毫不留情的将其判刑收监。而这时,上门为杜建求情的豪门贵族络绎不绝,赵广汉却一概不给情面。于是,杜建的宗亲门客就计划秘密地拯救杜建,赵广汉完全了解了他们的计划以及主使人的活动后,就让下属恐吓密谋之人,要是真这样做的话,就杀掉他们全家。然后让下属将杜建杀头,并将尸首抛弃在闹市,结果,杜建的宗亲门客吓得无人敢靠近。当时京师知道这件事的人都称赞这件案子办得好。

  汉昭帝死后,昌邑王刘贺应召来京做皇帝,因为他行为荒唐放纵,引起朝野愤恨。公元前76年6月,大将军霍光与群臣一起废掉昌邑王,改立汉宣帝。赵广汉因参与此事的决策,而被汉宣帝赐爵关内侯。

  后来赵广汉又被升迁为颍川太守。颍川郡的世家大族原氏、褚氏,横行乡里,肆无忌惮,他们的门客为盗做贼,前几任太守都没能擒拿制服他们。赵广汉到任几个月,就杀掉了原、褚两家中的首恶分子,颍川郡的坏人都大为吃惊。

  起初,颍川郡豪门互相通婚结为姻亲,官吏们互相勾结,拉帮结派,一时成为风气。赵广汉起初很是忧虑这种现象,后来,就想出一个好法子。查找豪强中可以利用之人,对他们进行嘉赏,让他们事先知道案情,去告发别人。到审讯被告,判定罪名,依法惩处时,赵广汉就故意向被告之人泄露告发人的话,这样受牵连的家族就相互埋怨起来。他又让手下人设置告密筒,得到揭发信后,就把告发人的名字消除,假托是某豪门大族的子弟检举的,并故意让其他大族知道。赵广汉就利用宗疆大族家家结仇为仇雠,各个击破,使郡中奸党散落,风俗大改。后来,又使吏民相告讦,赵广汉就利用这个作为侦察坏人坏事的耳目。于是,郡中盗贼都不敢轻举妄动,一旦犯事就会立即遭抓获。结果,颍川的社会治安大为稳定。由于赵广汉办案如神,声名流传,以致匈奴投降汉朝的人也说匈奴人都知道赵广汉的威名。

  本始二年(前72),汉宣帝派田广明、赵充国、田顺、范明友、韩增五位将军率领军队攻打匈奴,并调遣赵广汉以太守的身份领兵参加,归蒲类将军赵充国指挥。战争结束后,赵广汉随军返回,被重新任命为代理京兆尹,试任一年后,转为正式职务。

  身为二千石官的赵广汉,待人接物仍然和颜悦色,对待下属官员总是关怀慰问,殷勤备至。工作有了成绩,又总把功劳归于下属,说:某掾卿所为,非二千石所及。他说这些话时,十分诚恳,完全是出自内心肺腑的。他的下属都对他无话不说,大多都成为他的心腹,对他忠心耿耿,无所隐瞒。赵广汉天资聪颖,对下属担任什么职务合适,做事是否尽心尽力,他都心中有数。遇到不尽力且违法犯罪的,赵广汉总是先给指出,经过劝告仍不悔改,才进行拘捕,并且无一逃脱。一旦拘捕罪犯,赵广汉就会按照所犯的罪行立即定案,依法惩处。同时,赵广汉为人精明,料事如神,强干而有勇力,天性擅长处理政事。他接待下属和百姓,处理政务,有时候竟彻夜不眠,通宵达旦。他特别善于运用钩距法反复调查,能查清事实真相。所谓的钩距法,就是假如你想了解马的价格,那么你就先了解狗的价格,然后问羊的价格,再问牛的价格,最后,再问马的价格,这样相互参照印证,用各个种类进行比较,就会弄清马价高低而不失实。这种办法,只有赵广汉最精通,并且只有赵广汉才能行之有效,那些模仿他的人没有一个赶得上他的。利用钩距法了解事情,使他对郡中盗贼的藏身之处,下属中极细微的受贿贪污之事,都了如指掌。有一次长安城中几个爱闹事的年轻人,集聚在偏僻街巷的一处隐蔽的空房中,密谋一起去抢劫,他们坐在一起还没有商量完毕,赵广汉就已经派人把他们提去审问了。审问完后,他们都表示服罪。富人苏回做了郎官,被两个人劫持了。不一会儿,赵广汉就带着人赶来了。他站在院子里,派长安丞龚奢敲门,告诉劫持者:京兆尹赵广汉奉告两位,不要杀死人质,这个人是皇宫的侍卫官。你们如果放了人质,束手就擒,会得到优待,赶上大赦,说不定还能免罪释放。两名劫持者听了十分惊骇,加上平时就听说过赵广汉的威名,立即就开门出来了,走下台阶叩头请罪。赵广汉也跪下答谢说:幸亏你们没有杀掉郎官,我一定厚待你们!两人被关进监狱后,赵广汉叫狱吏给他们送去酒肉,以礼款待。这年冬天,这两个人被判处死刑,赵广汉就预先给他们置办棺材,拨给安葬用品,并把情况告诉他们。两名罪犯一点都不怨恨赵广汉,而是相当的感动,说:死无所恨!

  赵广汉在接见官吏时,也自有一番心机,他能够左言右顾,言他及彼,从而,从侧面得到想要知晓的事情。有一次,赵广汉曾发文召请湖县都亭亭长来长安,都亭亭长西行路过界上时,界上亭长开玩笑说:到了京兆府,请您替我多多问候赵京兆。都亭亭长来到京兆府。赵广汉接见亭长,和他交谈,等问完公事后,赵广汉就问亭长,为何不替界上亭长转告问候呢?都亭亭长对赵广汉的料事如神,洞察秋毫,感到大为折服,忙跪下口头承认确有此事。赵广汉却不紧不慢的说:回去经过界上亭时,还要请你代我转告界上亭长,希望他勉思职事,勤政爱民,争取做出一番成绩,京兆尹将感激不已,不会忘记他的厚爱的。当时,赵广汉的谆谆教诲,至诚至恳,感人肺腑。对赵广汉来说,这种料事如神的事,可谓比比皆是。赵广汉曾经向朝廷上书,请求把长安地区游缴和狱吏的俸禄增加一百石。从此以后,这些官吏都比较自重,不敢随便拘留、勒索百姓。赵广汉的这种政策就类似于现在所说的高薪养廉政策吧。这样一来,京兆地区政治清明,官吏和百姓交口称赞。根据老人们传说,自从汉朝兴建以来,没有一个京城的官员比的上他。当时,京都二辅左冯翊、右扶风的官署都设在长安城中,二辅地区的罪犯常流窜到京城作案。赵广汉叹息道:扰乱我治理的,往往是二辅啊!如果能让我兼治二辅,要彻底治理京城,就比较容易了。

  由于赵广汉具有洞悉一切的本领,加上他确精明过人,使行迹再诡秘的案子,也能让他抓住证据,以至案犯都折服他,说:死无所恨!所以,自从他任京兆尹以来,下属的大小官吏都不敢知法犯法,强盗恶人也轻易不在京兆作乱。他的出色的功绩,使他得到长安百姓的一致称赞和支持。

  赵广汉虽能办案,也敢于惩治豪强,但其个人素质,却不尽如人意。他善于揣摩圣意,见风使舵,但也正是这种性格,进一步反映出他精于吏职,善于为官之道。

  以前,赵广汉在汉昭帝死后,就开始追随霍光,与霍光一起废昌邑王,立宣帝,可谓是霍光的心腹,霍光在世时备受皇族大臣的尊重,赵广汉也他忠心耿耿,殷勤备至。但是,霍光死后,赵广汉的态度就顿时大变。因为他觉察到汉宣帝有疑忌霍家的心思,于是,为了表明自己忠于皇上,不愿追随霍氏集团的态度,作为一位堂堂京兆尹,竟亲自带了一帮恶吏,以搜查非法屠宰、酿酒为借口,破门冲入霍光之子博陆侯霍禹家中,椎破庐窖,斧斩其门关而去,导演了一场闹剧。当时,霍光的女儿是汉宣帝的皇后,她听说此事后,就向汉宣帝哭诉,宣帝不忍心看到皇后不开心,于是,就将赵广汉大加责骂了一顿。赵广汉因为此事不但受到皇上的责骂,还得罪了当时的皇亲国戚。

  赵广汉曾以搜查私自贩酒为名,对霍府进行骚扰,却不知真正不法贩酒的,倒是自己的门客。一次,其门客在长安市上非法卖酒,牟取暴利,被长安丞魏相手下的官员查到,并将赵广汉的门客治罪,没收了-fB的非法所得。门客怀疑是一个叫苏贤的男子告发的,于是,就向赵广汉哭诉。赵广汉即令长安丞审讯苏贤,让一名叫禹的尉史故意诬陷苏贤把骑兵驻扎在霸上,不去管理军队,致使军纪涣散,犯了违反军纪的罪。苏贤的父亲, -知此事后,上书控告赵广汉陷害无辜。当时的法司部门复审这个案子之后,查明确实是错判,于是,就将这位诬告人的尉史判了腰斩。同时,法司部门查出尉史禹诬告苏贤是受赵广汉指使的,于是,奏请汉宣帝,要求逮捕赵广汉。汉宣帝只好下诏审讯赵广汉,赵广汉竟然供认不讳,表示服罪。这时,恰好遇上朝廷大赦天下,于是,赵广汉没有受到严惩,宣帝只是给了他一个贬秩一等的处分。就是说,赵广汉只是受到降级一等的处分而已。

  赵广汉受到惩罚后,就更加怨恨苏贤等人,并且认定苏贤的父亲告发自己是苏贤的同乡荣畜唆使的,便找借口将荣畜杀掉了。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立即有人上书揭发此事,由于案情较为复杂,汉宣帝就把案子交给丞相和御史大夫来审理。丞相魏相接手这个控告京兆尹滥杀无辜的大案,非常认真,亟欲搞个水落石出,这使赵广汉整日坐卧不安。于是赵广汉立即指使亲信前往丞相府做守门人,探听丞相家中的阴事,好用来要挟魏相。地节三年(前65)七月中旬,令赵广汉兴奋的是,他的亲信打听到丞相府中有个受宠幸过的侍女,不久前自杀身亡。赵广汉认为一定是丞相夫人因为妒忌这个侍女,而把她杀死在府中的。当时,魏相正在天子宗庙里参加祭祀活动,赵广汉得知这个消息,就派中郎赵奉寿去暗示魏相,想拿相府中侍女之死相要挟,让魏相尽快罢手赵广汉一案,别再自找麻烦。魏相却丝毫不为赵广汉的威胁所动,反而按验愈急。赵广汉破釜沉舟,想上书控告魏相有杀婢之罪。于是,就先向太史中善观星象的人询问,观星之人告诉赵广汉说,今年会有大臣被处死。赵广汉听后,就立即向宣帝指控魏相的罪行。汉宣帝听信了赵广汉的话,并将此事交给他处理。赵广汉不愧是一个办案的老手,他得到圣旨后,就亲率吏卒突入丞相府,传唤魏相的夫人。他让魏相的夫人跪在院子里受审对质,又拘留丞相府奴婢十余人,带回去拷问侍女被杀之事。魏相没有被他吓倒,上书汉宣帝自我辩解,说:婢女是因有过失自杀身亡的,并非臣的妻子所杀。赵广汉屡次犯法,不但不服罪,反而用狡诈的手段胁迫为臣,希望陛下派遣贤明的使者,查清赵广汉指控臣妻杀婢之事的真相。汉宣帝把此事交给廷尉审理。后来查明,实际情况是丞相因为侍女犯有过失,鞭打了她,侍女被赶出府后,一时想不开而上吊自杀的。于是,司直萧望之上章劾奏赵广汉,说他摧辱大臣,欲以劫持奉公,逆节伤化。宣帝非常气愤赵广汉的为人,于是,将他交给廷尉治罪。经过进一步的审理,赵广汉终以贼杀无辜、审案不实等数罪并罚,被处腰斩。赵广汉临刑的那天,竞有数万人守阙号泣,为其鸣冤,甚至有人愿代赵京兆死,可见他的政声的确不小。赵广汉之死却是一幕个人悲剧,但是,不杀他又怎能对得住被他冤杀的人呢?尽管他功大于过,毕竟功不能抵过,古今同理。

  赵广汉死后,他的孙子赵贡,汉成帝时出任琅邪郡的太守,后来,由于他为官卓有成效,也被任命为京兆尹,相当于宰相一职。此后,涿郡蠡吾赵氏家族,慢慢的衰落下去,自汉以后,便默默无闻了。直到唐代后期才有人出任官职,赵氏家族便又稍微有些名声。也不知是赵广汉的第几代孙,赵胱曾任唐朝永清、文安、幽都的县令。赵胱的儿子赵斑,在唐朝时,曾官至御史中丞。赵斑的儿子赵敬,在后梁时,任营、蓟、涿三州刺史。后梁被后唐灭了之后,赵敬殉国而死。赵敬的儿子赵弘殷为躲避父祸,逃难到今洛阳郊外的夹,被乡绅杜爽招为赘婿,定居于此。

  赵弘殷少年时骁勇异常,擅长骑马、射箭,在后唐时作战有功,深得唐庄宗信赖,被庄宗留用为禁军。后汉时官封护圣军都指挥使。后周太祖郭威起兵推翻后汉,建立周朝(史称后周),赵弘殷又在郭威和周世宗手下效力,先后任铁骑第一军都指挥使、检校司徒等职,后统率禁兵,封天水县男。

  公元960年,由赵弘殷的第二个儿子赵匡胤建立宋朝。宋朝是赵姓的鼎盛阶段,在这时确立了它的大姓地位,而且在地域分布上也是空前的广阔。由于宋朝皇室自称是涿郡赵广汉之后,涿郡赵氏的影响力超过了天水赵氏,取代了天水的望族地位。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